从对外投资到投资自己,大厂心态也变了

admin 23 0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新莓daybreak(ID:new-daybreak),作者:李欢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与互联网公司天然强相关的是词条是「股价飙升,市值增长」。过去两年,他们却学会了与「股价下跌、市值缩水」和平相处。

腾讯从高峰时期5000亿美元市值变成现在的3313亿美元;阿里市值也缩水至1867亿美元;美团市值更是在短短两年内坐了遍极速过山车,从巅峰时期的3000多亿美元,一路跌至现在的623亿美元。

市场低潮期,他们集体选择的应对措施之一是,回购股票。

从之前的对外投资,到现在的投资自己,市场情绪在变,互联网大厂自身的心态也不复从前。对回购动机的分析大部分都指向「企业逆势投资,提振市场信心」的说法。

资本市场对企业的意义究竟有多大?或许贝佐斯引述投资之父、巴菲特的恩师葛拉汉的一句话能够说明,「短期来看,股市是个投票机,长远来看,则是个体重计。」

从上行到下行

腾讯、阿里、美团一直是深受内地投资者关注的三大热门科技股,现在他们在资本市场集体处于低潮期。

腾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以及港股市场的风向标。2021年,腾讯股价达到历史最高位——773港元/股(不复权)之后短短数月,就一路下跌。2022年一度跌破200港元/股,重回2017年水平。

知名投资人段永平是腾讯的坚定持有者,他的表态和动作都会即时在市场有所反馈。

2022年的2月、3月、4月、8月、10月,段永平多次宣布抄底腾讯。但究竟什么是底,这位民间投资大王也未必掐得准。他曾发帖自嘲,「(腾讯)低过我上次买的价钱了,那明天再买点。」

他确实这么做了,尤其是在2022年10月份连续三次抄底腾讯。根据买入价格与数量测算,段永平买入腾讯耗资超过约800万美元。

腾讯也没有如投资者预期的那样,「触底反弹」。2024年开年后至今,腾讯的最新股价回落到每股287港元左右,距离其高位已跌去六成。

尽管如此,腾讯目前市值在3313.5亿美元,依然是互联网公司市值最高的公司。

阿里的境遇同样不容乐观。短短的三年之内,市值蒸发掉5万亿港元,相当于跌掉了今天的1.85个腾讯。目前市值仅为1867.71亿美元,甚至在美国当地时间2023年11月29日,拼多多的市值更是首次超过阿里。

相比腾讯和阿里,美团在资本市场受到的挑战更大。处于下行通道的美团,在1月17日跌破6年前的上市发行价69港元,创下四年来新低。

2018年上市的美团,本是踩着港交所红利的互联网公司。2020年Q1,疫情期间的美团交出一份营收下滑13%,净利润同比负增长10%的成绩单,但是财报发布后,美团股价不降反升,市值突破千亿美元大关,成为继腾讯、阿里之后,第三家破千亿美金的上市公司。此后,美团进入上升通道,巅峰时期,市值超3000亿美元。

不过之后美团的股价就进入下行通道。尤其在2022年11月,腾讯以实物派息的方式减持了美团,这家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收入不断增长,股价却没有正相关反馈。现在距离高峰时期,美团市值已经跌去近8成。

大厂投资自己

腾讯、阿里和美团对「跌跌不休」的回应,除了内部稳定民心,就是集体买回自己的股票。

同花顺数据显示,2023年一整年,腾讯疯狂买回自己,共回购125次,回购金额近500亿港元。超过其全年对外投资的370亿元。可以说,2023年腾讯最大的投资就是对自己。并且在新的一年,腾讯继续追加,最近一次发生在1月18日,回购金额达10亿港元。

阿里的回购计划也持续多年,过去四年,资本市场震荡期间,阿里不断扩大回购规模,从2020年12月的100亿美元,增加至现在的650亿美元,回购金额已经超过腾讯,且阿里还将回购计划期限延长至2027年3月。

今年1月2日晚,阿里巴巴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,截至2023年12月31日的12个月期间,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679亿元)的总价回购了总计8.979亿股普通股(相当于1.122亿股美国存托股)。一个月后,阿里管理层又追加了250亿美元回购额度。

但在2月7号计划宣布当天,阿里的股价并没有因此得到大幅的提振,也没有拦住市值的继续缩水,股价仍经历了盘前先跌后涨再跌的起伏,跌幅一度超过5%。

前有腾讯和阿里的打样,导致股份回购已是港股科技企业的一大主旋律,后来者纷纷效仿之。比如美团。

去年Q3财报发布时,王兴在分析师电话会上就提到过回购计划,但是没有立即出手,2024年初开始行动,且接连出手两次,累计回购金额近8亿港元。

美团的回购行为短期来看效果有所显现,在1月10日首次回购的当天,美团的收盘价较回购均价71.07港元/股,小幅上涨至71.75港元,次日股价收于75.6港元,涨5.37%。截至2月26日收盘,美团的股价继续上涨至81.1港元/股。

大厂纷纷回购自家股票,原因没有多么复杂。正如天使投资人、资深人工智能专家郭涛分析,在股价低迷的情况下,通过回购股票,可以减少市场上流通的股票数量,以此提高每股收益和市盈率,推动公司股价上涨。

去年11月的三季报电话会议上,腾讯总裁刘炽平曾表示,目前市场上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基本处于历史低位,回购可能是提升股东回报更好的方式。

阿里集团董事长蔡崇信从潜在收益率的角度提到,买阿里的股票,既可以享受到和美国十年国债相当的收益率,同时还可以享受到未来股价上涨空间。

也有业内人士站在企业业务的角度看待回购,公司业绩,尤其是基本盘的表现,才是提振股价的利器。

麻烦与挑战

股价下跌,市值缩水,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复杂多样的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中概股分析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曾表示,2021年,在美上市的大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都经历了较大震荡,这与整体大环境相关。中美之间政治关系的紧张,一定会影响到中概股。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而时至今日,苹果的市值早已翻超10倍,一度突破到了3万亿美元,登顶全球第一

当然,这也跟企业自身所处行业属性和竞争格局相关。腾讯、阿里和美团在各自阵地,早已不是绝对安全。

阿里的核心业务电商,从来没有安全,挑战者从京东到拼多多,再到现在的抖音电商。其中因为模式一致,拼多多对阿里形成的威胁更大。

历史性的一刻发生在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的发布,因为远超市场预期且增速强劲的业绩表现,11月29日财报公布的当天,拼多多美股大涨超21%,总市值达到1850亿美元的巅峰,直逼阿里,与阿里的差距只剩下80亿美元。几天后,拼多多市值还是超过阿里。

拼多多的逆袭不仅惊艳到了资本市场,还惊艳到了马云,马云在公司内网回复员工发帖时也表态:「要祝贺pdd过去几年的决策,执行和努力。」

拼多多以强大的低价竞争力,吸引巨大的消费流量,也带动商家数量水涨船高。焦虑之下,阿里将「用户为先」写进了财报,久未露面的马云站出来为淘天集团点名未来的三个方向是:回归淘宝、回归用户、回归互联网。

腾讯因为手握微信这张国民应用王牌,业务壁垒更深。内容驱动,游戏变现的模式也持续多年,游戏收入曾占据腾讯总收入的半壁江山。

2018年开始,腾讯转型产业互联网,向B端要收益,这之后的游戏收入占比逐年下降,腾讯的焦虑是如何摆脱「游戏公司」的标签,于是转向广告收入的增长。视频号成为全鹅厂的希望。但是视频号商业化还处于初期阶段,没有对腾讯收入结构发生实质性改变。

对于美团来说,最大的敌人是抖音在本地生活如推土机般的强势介入。以短视频内容作为支撑点,用低价团购的打法抢占用户心智,抖音打到了美团的痛点。

到店是美团的现金牛业务,能带来大量的广告收入,所以是公司收入的护城河,但美团的防守战因为抖音的沉默进攻而没有第一时间打响,在去年三月才姗姗来迟,而抖音从试水团购到全面开花,花了整整五年时间。

意识到危机感十足,去年上半年,美团不仅在营销加大了投入力度,推出特价团购,还启动了外卖直播,努力夺回广告失地。

下半年,美团又牺牲部分利润,以低价策略换取增长。这是本地生活入侵者抖音的做法。所以,低价对美团而言,不仅是谋增长,也是保份额。

对于护城河消失的危机,美团很惶恐。新年伊始,美团到店事业群总裁张川向到店员工发出了一封4200多字的内部信。

信中多次提到「一线」,他告诉管理层和后线,要「到一线去,到现场去」,去了解商家的变化,重新建起一个新供给作战的铁军。

但是这些动作是否能帮助企业恢复增长,甚至效应逐渐传导至资本市场,就是巨大的未知。

这些问题,大厂备受推崇的贝佐斯很早就遇到过,也给出过示范解决方案。

曾经在互联网泡沫的巅峰时期,亚马逊的股价就冲到过113美元,泡沫破裂,屡受攻击,股价在短短三个星期内遭受腰斩,一度暴跌至6美金。

阴霾笼罩在公司时,贝佐斯在办公室的白板写下一行字:「我是我,股价是股价」。

他在员工大会上说,「股价飙升30%的时候,你不会因此比过去聪明30%。同样的,即使下跌30%,你也不会比过去愚蠢30%。」

这句话同样适合送给现在的互联网中概股。

(举报)

标签: 中国 美国 科技

发布评论 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